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重庆黄洋因声援香港游行遭羁押虐待

民生观察2019年8月5日消息】本网获悉,重庆渝北区公民洋,因8月1日在微信群中发言声援香港游行,至8月3日被重庆市宝圣湖派出所传唤、羁押、虐待。

  黄洋反映:2019年8月1日,我在某微信群跟某群友闲聊,随便说了一句“敢不敢像我一样走上街头声援东方之珠?”万万没想到,次日我就接到我所居住辖区重庆渝北区宝圣湖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是要我去做个笔录。

 8月3日上午11点,我按照与手机号17823397880人(此人没有透露自己姓名)约定的时间到了重庆渝北区宝圣湖派出所,值班民警杨雪就直接把我带到负一楼的讯问室,要我取出随身携带的物品。我当时感觉自己上当了,就质问他:“作为执法人员应该依法办案,麻烦出示你的手续。”这位杨警官居然说这叫“口头传唤”,不需要什么手续。然后就指派了一个协勤看住我,把我凉在那里,干等了三个多小时,中午让我吃了一碗稀饭。

  直到下午三点半,有一位姓贺的副所长才过来跟我讲,他们补了一张传唤证,上面写的是“涉嫌在网上散布不当言论扰乱社会治安”,让我配合一下。于是我配合他们顺利的做了笔录。我在笔录中明确的讲“我通过官方媒体看到香港有游行,香港人民正在呼吁改变政策。那么,我声援香港人民错了吗?我只是在微信群里说里说了一句上街头声援东方之珠,又没有说声援哪一方,这何罪之有?”“希望网监部门不要捕风捉影,小题大做,给基层警察和公民制造麻烦,这样做既浪费纳税人的时间和金钱,而且还容易适得其反。”

做完笔录大概下午四点半,贺副所长说再做个信息采集就可以走了。于是我又配合他们做了一个信息采集,这个过程中他们又提出要采集手机信息,我虽然表示质疑,但是仍旧配合做了。

  大概一小时后,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杨警官突然说让我再等等,他还要检查我的手机。我感觉他们透支了我对他们原本就所剩无几的信任,可是他却不顾我的劝阻,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直接拿走了我的手机。此后,一直把我羁押在讯问室里,指派了几个协勤轮流看守,直到8月4日上午八点二十才放我出去,中途没有提供任何食品。在讯问室的铁椅子上里饥寒交迫的度过二十多个小时,让我深刻感受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那种绝望,里面的人既不讲法律,又不讲道理,更不讲人性,用一句“上方命令”掩盖他们天良丧尽……我甚至突然想起了2008年发生在上海的杨佳袭警案,对杨佳的事迹,感同身受……

虽然这次为了一句该说的话而受到这种残酷的折磨,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面对邪恶,我不能袖手旁观!

如今,满大街都是“打黑除恶”的标语,可是黑恶势力的根源又是什么?离我最近的黑恶势力又在哪里?宝圣湖派出所这次对我的所作所为够不够黑?他们以哄骗的方式诱使我到派出所,然后在缺乏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拘禁我,又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查看我的手机信息,并且在羁押期间没有按照规定提供食品、休息时间,这些都是极其不人道的行为……试问,一个普通人一旦不幸被公安机关抓进去,如何通过正常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害?

另据重庆知情人许先生介绍,近期因为香港政府试图制定“送中条例”,引发香港市民反对大游行,国内许多维权人士密切关注事件进展,也有部分维权人士在国内微信群转发声援游行消息,然而中共警方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传唤、拘留这些网民。例如,在7月间,四川维权人士卫小兵就因为在微信群转发香港市民大游行的图片,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抓走拘留了10多天。

中共警方的这一做法很无理,因为中共主办的《新华日报》在1946年1月17日就发表过《迅速释放政治犯》社论,文中称:民主国家中,人民有发表政见的自由,有组织政治性的会社和从事政治活动的自由,有批评政府、反对政府的自由因此在民主国家中根本不能有所谓政治犯存在。今日中国,还有无数的政治犯不明不白地被拘禁着,这是极可耻的事。

  对于香港市民的反政府大游行,中国公民有知情权及发表自己看法的合法权利,中共警方无权禁止公民评论和声援,更无权羁押、拘留、虐待声援香港游行的网民。

重庆公民黄洋电话:19923257920


重庆市宝圣湖派出所电话:02367453110
派出所长:李作明
教导员:李天章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重庆黄洋因声援香港游行遭羁押虐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