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就北京市司法局用阴招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张建平有话说

本人张建平曾经跟刘晓原律师一起合作,为多起冤假错案当事人出庭做过无罪辩护。现就北京市司法局于2019619日,以“刘晓原律师在六个月内没有律师事务所愿意聘用”为由,注销其律师执业证的行为,发表一下看法。
该“注销门”事件的起因是,201579日,公安机关针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维权律师群体开始实施大抓捕,刘晓原律师因为是锋锐所的合伙人,在这“709”大抓捕事件中也遭当局调查过,由于没有找到其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依据,甚至连当事人投诉都没有的情况下,当局只好在秘密关押三天后放了刘晓原律师
然而,终因刘晓原律师坚持法治精神,恪守职业道德,以专业的能力为委托人做辩护,且坚决抵制“公检法搓麻三缺一,就拉上律师来凑局”的司法潜规则,一次次逼的司法机关只能靠公然“诈胡”赢牌。北京市司法局就是因为刘晓原律师只讲规则而不讲规矩,对其销执业证来实施打击报复。刘晓原律师实际上就是坏人说的那种坏人。
在刘晓原律师这些年来介入代理的案件,就能证明这个“坏人眼里的坏人”有多么的不讲规矩,譬如:“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杨佳杀警案;替弱势群体伸冤的“福建三网民寻衅滋事”案;被城管殴打致高位截瘫的冀中星在北京首都机场的“涉嫌爆炸”案;以及令当局大为恼火的伊利哈木“颠覆”案,至于帮助失地农民追讨土地补偿金的常州市退休教师姚宝华“涉嫌敲诈勒索”案、苏州退伍军人范木根抵抗不法强迁的“涉嫌故意伤害”案、无锡原城管队长沈爱斌勇闯黑监狱营救访民的“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案等,就数不胜数了。
在这些案件中,有部分是我和刘晓原律师进行了合作,刘晓原律师几乎无一例外都能够找出这些人为冤假错案中,必然出现的穿越时空的漏洞,及凭空捏造的伪证,让审案的“人民”法官及幕后策划者恼羞成怒,只能硬着头皮作枉法裁判。
2018119日,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意味着刘晓原等与“709”没有关系的原锋锐所律师,必须在6个月内办理转所,才能够继续在北京执业。在北京市司法局的转所规定中,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司法部《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北京市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要求外,还有一条北京市司法局擅自创立的规矩,就是聘请律师并需要调动转所的律师事务所,必须在北京市司法局官网的律师管理系统中申请单号。
当刘晓原律师进入转所办理时,北京市司法局居然在官网的律师管理系统中,将刘晓原律师的“从业经历”“无违纪”等执业信息完全删除,让聘请刘晓原律师律师事务所根本无法从官网上申请转所单号。也就是说,北京市司法局用这一阴损招数,人为卡住刘晓原律师的转所执业。
对北京市司法局这一阴损的手段,作为国内著名的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刘晓原岂能洞察不到,为此,刘晓原律师不断地打电话和写信给北京市司法局(包括司法部等多个国家机关和全国律协),尤其是多次给北京市司法局局长李富莹,要求按照2018年出台《司法部关于取消部分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设定的证明事项的决定》的规定,取消律师调动需要出具证明的规定,解除限制,允许转所调动以恢复执业。因为李富莹在网上以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进行搪塞,刘律师于今年226日起,在微信、微博、推特中文圈等自媒体进行“每日一喊”的维权行动。
现在,刘晓原律师已经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了执业证,被迫开始跨行贩卖“除四害”的药,同时从事专门给无神论的官员测字的行当。一个在民主国家能得到尊重的大律师,在‘吏害国“却只能沦为小贩谋生,还被侮辱以没有律师事务所聘请。
如果连刘晓原这样既专业又正直的律师都没有律师事务所聘请,那只能证明中国的司法环境的恐怖与黑暗。
就北京市司法局用阴招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张建平有话说
就北京市司法局用阴招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张建平有话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就北京市司法局用阴招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张建平有话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