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黄之锋出狱专访:”这是一场持久战”

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出发两次史无前例的百万人游行,至今仍然未结束。特首林郑月娥周日通过政府声明表示道歉,并暂停修例计划。但抗议者依然要求林郑下台,包括刚刚出狱的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他在离开监狱后后随即重新投入这场运动,并在位于金钟的香港政府总部外抗议现场接受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之声:今天抗议的主要诉求是什么?为什么要求林郑月娥现在下台?

黄之锋:在只有700万人口的香港,已经有200万人加入游行示威,要求林郑月娥下台。香港领导人应该撤回修改逃犯条例的计划。与此同时,不能逮捕和起诉任何示威民众。尤其是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天里,人们对于将香港人引渡到中国的《逃犯条例》表示高度不满和反对,但她漠视人民的声音。现在是林郑月娥承担政治责任的时候,她没有能力担任香港领导人,她无法代表民众意见。她只是共产党政权的傀儡,听从北京的指令。

德国之声:林郑月娥已经宣布暂缓修例,同时做出解释并发表声明致歉,为何你们仍然不满意?

黄之锋:暂缓恶法是不够的,因为我们不确定何时又会重新启动。这也是我们要求全面撤回的理由。道歉也是不够的,因为她命令和容许警方向民众开枪。这正如1989年北京政府的做法,她在香港这个如此现代化的城市,复制了类似天安门屠杀的事情。她已经不再适任。一位政府领导人怎能允许警察射击民众?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德国之声:您认为抗争运动下一步会如何发展?

黄之锋:在200万人游行17个小时后,特首林郑月娥依然保持沉默、消失无踪,不召开新闻发布会。与此同时,民众正在特首办外面集会。也许是时候问问林郑月娥,什么时候会露面召开新闻发布会。我想,提出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是我们,市民、记者甚至世界各国领导人都在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二十国峰会即将举行,中美贸易谈判陷入乱局的时刻,林郑月娥已经成为”习皇帝”的政治包袱。她必须付出代价,结束政治生涯。

德国之声:您是否有信心,香港民众的力量最终能够战胜北京对香港日益加强的打压?

黄之锋:这是一场持久战。我对政权不抱希望,但是对香港民众怀有希望。我相信,当100万甚至三分之一的香港市民加入这场抗争,政府就无法视而不见。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德国之声:您认为抗议者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以继续向政府施压?

黄之锋:示威、抗议、游行,这些就是方法。我们继续向拒绝露面的香港领导人施加压力。

德国之声:我们知道您在监狱服刑期间,从新闻中得知百万港人走上街头,你当时的感受如何?

黄之锋:当我在监狱中收看德国之声新闻节目时,我了解到国际社会如此关注香港,这确实令人感动。同时也显示出香港人多么尽力希望让世界知道,我们不会在习近平的强硬统治下保持沉默。这真的很令人感动。

德国之声:这次”反送中”运动被视为香港民主运动的一个分水岭。您觉得这次运动与雨伞运动有何不同?我们看到雨伞运动中有领袖带领群众,但到了今时今日,香港社会运动的形态是否已经改变?

黄之锋:与雨伞运动和反国教运动不同,我们不是这次运动的组织者。民众这次更多是自发行动,靠自己显示出民众的力量。香港人变得更为投入,愿意做出更多牺牲,我们民众的声音开始让政权感到惧怕。

德国之声:林郑月娥周日晚间已经通过政府声明的方式表示道歉,你依然觉得不足以平息抗议?如果她坚决不下台,您会如何应对?

黄之锋:就算林郑月娥道歉也毫无用处,因为在她支持警方对示威者开枪时,已经造成伤害。现在她应该辞职下台,承担政治责任,撤回任何对活动人士和组织者的起诉,这就是我们的要求。

德国之声:您在狱中错过了两次香港规模最大的游行示威,有否感到遗憾?您现在会马上重投运动吗?

黄之锋:错过了两次意义重大的游行示威,不仅仅感到遗憾。入狱服刑是我必须面对和承担的重担,不过我已经成功克服了这一关。在200万人大游行后刑满出狱,或许是一个好的时机,所以我现在马上回到这里投入运动

德国之声:概括而言,您有什么话想对香港市民说?

黄之锋:感谢热爱家园的香港市民,展现承担和全情投入,努力尝试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我们距离全面胜利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我认为,我们能在主权移交22年周年(7月1日)之前达到目标和获得胜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黄之锋出狱专访:”这是一场持久战”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