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天安门母亲团体部分人员
 1989年六月四日被血腥镇压爱国学运30周年前夕,北京当局又开始加紧社会监控,特别是对“天安门母亲”群体人员的监控,防止她们与外界接触。

“天安门母亲”是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群体,最多时,有200多人。她们旨在联络“六四”死难者的母亲,一起要求中共平反“八九民运”,以及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真相,向死难者家属道歉。

据香港电台报导,“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主要人员都受到当局监控,5月20日,今年底满83岁的丁子霖女士按当局要求离开北京,到家乡江苏无锡暂住,直至6月上旬才获准回到北京;在这段时间里,她的手机功能被限制,无法接听电话。

张先玲是另一名“天安门母亲”组织的发起人,她的寓所从5月15日起就被当局派人24小时“上岗”,她家的电梯口、楼梯口和寓所楼下都被人驻守。

“天安门母亲”的发言人尤维洁,5月20日早上亦被警察约谈。

早在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期间,“天安门母亲”在网上再次发表祭文,并致中共领导人公开信,要求中共领导人为六四民运正名。

公开信说,六四学生和市民,只是为了反官倒、反腐败,却被中共扣上“动乱分子、反革命暴乱分子”的罪名;当时中共当权者放言“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调数十万野战军进京杀人放火;事后,中共却相互推诿,卑劣怯懦地编造历史。

公开信还指出:每年一到六四敏感时期,“天安门母亲”家门口就被人和车站岗放哨,不得随意外出和接待来客,即便被允许外出,也有警察(或便衣)、车辆相随。电话被窃听、电脑被骇。有的难属居室内外竟被安装监视器。有的难属不只一次被警方传唤、监视居住、刑事拘留、甚至上手铐关押到看守所。

公开信说,“天安门母亲”秉持“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的原则,从1995年起就每年向历届中共“两会”及中共国家领导人发公开信,提出“真相丶赔偿丶问责”的3项诉求,并还提出与中共政府平等对话,解决六四遗留问题。然而,挂号信年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更换来中共公安丶国安们更严厉的控制。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儿子!

    白玉罡 3个月前 (05-22) European Union Netscape Navigator iPad OS 9_3_5 like Mac OS X) AppleWebKit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