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晓波: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在大陆媒体上,也在诸多海外媒体上,中共两会的一大亮点是「人权入宪」。现在,修宪提案还未提交大会讨论和表决,高官及其精英们已经开始谈论首次人权入宪的重要意义了。他们不但要列举中共政权在改善人权方面所取得的诸种成就,以证明「当前是中国历史上的人权状态的最佳时期」,而且要把人权入宪与亲民路线联系起来,以凸现胡温新政「制度创新」。为此,新华网还做了一个关于人权入宪的网络调查,列出五大类问题,每类问题下列出若干个选项。 由此可见,中共现政权已经把人权入宪作为凸出政绩加以宣传了。
   
然而,就在温总理对全国民众许下以上温情诺言的同时,也在代表们即将审议和表决修宪提案的同时,现实中发生的却是「敏感时期」的打压政策,对基本人权的野蛮侵犯:
   
1,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中共有关部门再次颁布了控制互联网的新规定,禁止网民在网上刊登未经政府许可的独立报导和敏感时政的评论,特别是不准谈论涉及社会黑暗面的敏感话题,不准在网上发表与中共领导相抵触的文章,不准议论中共领导人。还开始了新一轮对网吧的整顿。于是,所有媒体和网站被要求自律禁声,网吧也受到严格清查,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自不必说,许多民间网站的BBS也突然消失。甚至,就连政治异见人士王有才被释放,也是偷偷送上赴美飞机了事。
   
2,对人身自由的侵犯:被政权列入黑名单的敏感人士皆被严控,家门口有警察站岗,出门有非法的跟踪,朋友来访也要受到无理的盘查和限制;比如,对被判8年徒刑的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的监视,居然在她家的门外设立岗亭;因拆迁问题而多次上访的北京市民华惠棋被严密监管,不仅出门受阻且遭警察殴打;异议人士张纯珠被警察带走,拘禁在郊区昌平县的一个小旅馆里;被捕的基督徒徐永海的妻子李姗娜,在家中给残疾友人输液时,被警察砸门威胁她不准救治病人。
   
3,对民众申诉权的剥夺:北京的上访村被严密封锁起来,赴京告状的郑恩宠妻子再次遭到上海有关部门的绑架,回到上海后遭到软禁;上访递呈子的河北农民在北京被唐山警察逮捕,帮助上访者的律师俞梅荪被追得四处躲藏;还有一名来京上访的老年男子, 举起一幅上面用红漆写著「死」字的白布大声喊叫,在人大会堂北侧抗议被抓走。 
这一切,既延续了去年频繁的文字狱、逮捕上访者和压制民间的修宪讨论等侵犯人权的行为,也是中共官方的一贯的统治策略,即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实行严控。
   
在号称最能代表民众利益的两会期间,在即将把「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写入宪法之时,中共政权却封杀民众的知情权、言论权和申诉权,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对中共承诺的「保障人权」,无疑是莫大的反讽。
   
亲民口号响彻灯火通明的大会堂,恐怖政治却伸向会场之外的每个角落。
   
如此荒谬的悖论再次凸现了独裁制度下的冷酷现实:无论是中共官方的言词变化,还是当局在某一个案上的开明姿态,皆改变不了「党权至上」的制度现状,机会主义的执政方式和口惠而实不至的言行不一,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弥补合法性匮乏的常态做法;无论怎样修宪,「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中国特色的法制现状。权钱结盟的强势集团对弱势群体的肆意剥夺和野蛮侵害,专政机关对不同政见的封锁和镇压,绝非漂亮的人权说辞所能掩盖。
   
无怪乎有网友撰文质问:「对人民的疾苦和呼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开甚么鸟会?……到底以人为本,还是以人为草?」
   
2004年3月8日于北京家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刘晓波: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