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林忌:推普机在香港挑起火头

林忌:推普机在香港挑起火头

近日香港亲共传媒又疯狂上纲上线,将浸会大学不合理的普通话课程考试引发学生强烈抗议,学生「占领」办公室,说成是「港独」挑起火头。

有报章发现,香港最受欢迎的几大学府,即港大、中大以及科大,还有近年不断提升排名的城大,都没有要求学生要考普通话考试,另外一些曾设立要求的也看似已经取消,例如理工大学;但岭南大学与浸会大学,却特别设立普通话课程,必须及格才可以毕业;然而问题来了,香港的语言环境接近九成都是粤语,读书则多数以英文,日常根本不需要使用普通话;既然在港读书的大学生,绝大多数都留在香港就业,那么为何这些学生竟然不需要考粤语能力证明试,却反过来要考没有需要的普通话语言能力证明,所为何事?

最令本地学生无法明白的,就是为何将近一成多的大学学位给了大陆学生就读,这些大陆学生都不需要读粤语、学粤语,完全脱离香港的环境,却既可以就此毕业,甚至申请签证留港工作。反过来绝大部份本地工作,都没有普通话的需要,却要强制本地学生考试?这种完全脱离现实与市场需要的做法,说明了这些大学的普通话毕业要求,要不就是无谓的要求,要不说是为了政治媚共的做法。

再退一万步好了,如果工作有需要普通话,那么其工作自然有相关语言的要求,为何要大学要越俎代庖,去强制学生考校内试呢?举例说不少专业的资格,都需要考取一些广泛承认的语言资格;例如在香港要修读投考律师的法律专业文凭,就必须在英文能力的IELTS试考获最少七分,这些资格要求自然有外界的评级机构代劳,而不是个别院校的校内试;而雇主也宁可相信这些统一的资格,而不是个别学校标准不一的考试,所以这些考试根本是既无必要,纯粹阻碍学生毕业。

根据浸大学生会及其学生的说法,以往有多名学生在这个要求特高的考试中,无法及时合格,阻碍毕业与搵工就业,于是曾与校方商讨改善;浸大校长钱大康就此曾承诺,会设立较简单的普通话豁免试,指这个考试「不须精通拼音,能流畅使用普通话对答即可通过」;如及格就不需要再读普通话课程;然而结果这个所谓 「较简单」的豁免试,却只有三成的及格率,不少人都认为其「豁免试」标准,比外界的专业试更难,甚至连大陆长大的学生,也会因其「乡音」而非「标准京腔」不合格,那么这种考试是为了甚么呢?

事实上香港的「推普机」已经完全走火入魔,有小学家长分享其子女课本,见普通话课竟教导学生把「再转乘巴士」,在课本上写为「再倒巴士」。这种古怪的用法,不但在香港从未听闻,甚至在使用普通话的大陆,「倒巴士」的用法也不常见;而「巴士」本身为香港的叫法,在大陆则叫「公交车」,这种混合北方口语与香港常用叫法的内容,绝对是不伦不类。

在香港的歧视本地语言政策下,粤语入文就说是「错误」;反之无论是再少人用,再与现实疏离的北方土话,即使完全违反汉字的用法,都可以算成「普通话」的一部份,而随意入文变成「正确中文」。抗议这种歧视粤语,「盲撑」普通话的政策,就变成了「港独」──唯一的合理解释,真相是这些政策,是中共殖民香港政策的一部份。那么反对中共的殖民政策,自然变成了中共口中的「港独」了──讲真话,反对殖民,就是「港独」。


文章来源:RFA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林忌:推普机在香港挑起火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