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付振川: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说出来,我就踏实了

  付振川: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说出来,我就踏实了
习近平先生:
    呈上第二封信,姑且名“二致”,以后还会“三致”、“四致”,甚或一直致下去。
    首封信草于半年前,当时想发出,遭妻阻拦。她生性胆小,属于那种初春枝芽尚未抽新绿、却已担心落叶砸破头的人。于是改变策略,让她单飞大洋彼岸,等她那厢落地,我这厢束手就擒。可她仍旧为我担心。我便和风细雨、掰开揉碎,整整劝说了半年。按说,其间我也可以咬牙一闭眼,不管不顾狠心摁下发送键。可一想到结婚三十多年,她伺候我吃、伺候我喝,照顾我胜过关心她自己,又于心不忍。最后没辙,只好一对白了头的老鸟比翼齐飞。故,须说明:首封信保留原貌,未作改动,却是由纽约落地后发出的。
    明人不说暗话,我是从2007年底开始听“王储”故事的。当时并未上心,听听而已,因为那时的储毕竟是储,仍有诸多不确定。直到确信去掉“储”,只剩“王”,才开始用心倾听、大量收集写作素材——令尊因李建彤小说《刘志丹》被毛泽东迫害长达十余年、本人于“文革”和插队吃了不少苦、青年时代读了一些书,尤其是做储时小心翼翼、隐忍收敛、不露锋芒,力图日后一展峥嵘。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位继蒋经国之后改写历史的人物。
此前我从未涉足传记,但知晓真实为王、知晓真实是传的生命、知晓真实于纪实类文字之重要;加之笔者凡事过于认真、干事力求完美、严谨细心到近乎神经的写作态度,凡到手材料必经不同渠道反复核实、相互比较、交叉验证。如此,不经意间回望,这项工作竟用时四年,耗费大量精力。不过,由于后来有负重望的原因,我决定不写了,坚决地放弃。毫不可惜!
    平日三教九流都交往,认识个把特殊部门的高层,知晓一入行就被告知的规矩,“不该你知道的别打听”;积六十年社会经验也知“不该说的绝不说”、“知道太多离死也就不远了”的丛林规则。所采集素材,已分别寄存北美三个不同地点朋友处,并与之约法三章。对此,我和我的三位“铁磁”会守口如瓶、信守诺言,绝不吐露哪怕是一字——但须说清:我这样做,绝不是怕,而是基于以下两点考虑:一是不暴露消息源,保护众多曝料人的人身安全是采访者的操守和坚守的底线;二是不愿在本已民怨沸腾之时火上浇油,只要还有最后一线希望,能够避免大面积流血,我就奋力争取,绝不放弃!
    也许,我的“守口如瓶”做法在激进者看来过于软弱;在明察秋毫者看来过于糊涂、甚至糊涂到仍然抱有不该有的幻想。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当你10岁的时候,一次就亲眼看到37具自杀者的尸体;当64亲眼看到70多具被枪弹打死的尸体,看到在长安街南池子口附近的树坑里积了两指厚的鲜血,尤其是看到在血泊里还有一块干干净净、不连带一点头皮、也没有任何其他人体组织、三分之一大小头盖骨的时候,你的心就会软下来,就会赞同我的看法,即:不论对方有多邪恶、多么人神共愤,也不管你的正义之火有多高涨,可当你不具有相互抗衡的力量时,还是应该选择明智,寻求于己方最有利的方法去抗争——如果大家都能站得高一些,站在几十年之后回望今天的流血在即,我想,是不难得出尽量少流血相较大面积流血来得更理性也更睿智!
    既然承诺守口如瓶,为何还要将“五千万”公之于众?这是一次唯一的例外,而例外的原因实在是因那数目过于庞大——台湾总人口2300万,北京常住人口2100万,两者相加也才4400万,距离5000万尚差600万。而89´64死亡人数不及前者零头。还因为:虽说我的汉族同胞或是聪明绝顶、精于算计;或是愚蠢透顶、帮人数钱;或是愚昧无知、浑浑噩噩,可单单是为了那些已经挺身站出来的铮铮铁汉、为了那些勇敢发声的柔弱姐妹,为了这些族群中最优秀的人,我也要不顾一切地把它说出来!
    说出来,我就踏实了;即便到了真“踏实”那一天,我也能瞑目了。
即颂
春祺!
                                       付振川
              美东时间2017年4月27日于纽约。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付振川: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说出来,我就踏实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