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国庆:2018年——中国经济三重危机迎面赴来

经历2016年昙花一现的经济反弹后,2017年中国经济仍然回归到“权威人士”所预判的L模型,经济持续走缓长期来看大局既定,且下行压力与日俱增,新的上升通道无踪可寻,遥遥无期,而40年改革开放积累的矛盾却开始呈现火山喷发前的征兆,中国社会未来几年必有大改革和大转折,潮流如此,无可阻挡,用一句话来概括:道路决定命运!

水危机重过一切经济危机

中国社会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颜色革命”,这场革命来自水,水的颜色正从绿色变成五颜六色;从清澈见底,变得污浊不堪。

我对水危机最初的关注来自重庆老家的龙潭河和成都水岸人家的摸底河,工商业粗放型现代化的结果,是污染在前,治理滞后,这显明一个深刻的被隐藏了的经济学伦理:中国GDP的繁荣因着必须付出的高昂治理成本,有相当一部份从开始就是无效GDP,至于要打多少折扣,挤出多少水份,中国现在最权威的经济研究机构也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数据,但从中国GDP巨大的体量来看,折扣也必也是天量的。

我对中国水危机的切肤之痛缘于“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纵观那一届年会的亮点,不是有多少国家元首来访并出席,也不是候鸟般专家们年度性的高谈阔论,当然亦不是第一夫人当惊世界殊的“靓”现,而是美国经济学者、作家Laurence Brahm撼人肺腑的发言,他说,中国所面临的水危机要比任何金融危机都要严重得多……你不得不佩服美国人“毒”道的观察研判能力。

中国水资源总量的1/3来自地下水,国家水利部在扭怩掩盖数年后,不得不承认地下水80%以上已遭受污染;而大江大河中,差不多大都不能直接饮用,而人体70%以上都是由水分子构成,中国水资源出问题,比什么问题都大。

各地都在抢水,以致中国资源用水急速枯竭,甚至长江都被联合国纳入世界十大快速干涸的河流。黄河呢?黄河不仅每年都会断流,而且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的黄河水,过了刘家峡进入兰州市就成了三类水,流出兰州时即成为四类水,再流经有色工业基地白银市后又降为五类水,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九十九道弯来人心酸。

中国环保界元老,原全国人大环境资源委员会委员曲格平曾说:“中国水污染问题的趋势是越来越坏,而不是越来越好,前景不容乐观。”

水污染是注定要进入我们生活的,农村许多地方因找不到清洁水源,被迫用超标污染水浇灌庄稼和农田,农民知道什么蔬菜自己吃,什么蔬菜用来卖?什么粮食种来自己吃,什么粮食打来卖?什么猪养着来自己吃,什么猪杀了用来卖……城市的餐桌似乎也越来越不安全。

我很早就写过题为“购买后现代生活”的文章,记录的是成都如火如荼的新上山下乡运动——大爷大妈们嫌城里的食品贵,且不安全,就很少去菜市、超市买菜买米,隔三岔五吆喝一大帮老哥老姐,骑着老年人特许的三轮电摩,神采飞扬地去乡下现场采购有机蔬菜和粮食,眼见为实,总是要放心得多。

事实上,水污染伴生的灾难已然显现,触目惊心,中国差不多每天新诊断出的癌症病人就有近万例,还有1.5亿乙肝病毒携带者在痛苦与绝望中遭受“良民”们的岐视……这些事不胜枚举!

坊间流传一个笑话,老师给学生说,革命已经取得成功,如果把红色换掉,换什么颜色好呢?一个学生说蓝色,蓝色清澈纯净;一个学生说换绿色,象征生态环保,老师摇头。另一个学生抠着脑门说,那换紫色吧,红到极致就是紫,老师还是摇头。站在学校窗口接孙子的爷爷急得直跺脚,冲着教室大声喊,换特色、换特色!

老师由惊转喜:你大爷的,生姜还是老的辣啊!

老师说得对,水都被污染了,怎么会有纯净的蓝色?水质都变黑了,怎么会有绿色?而且水污染与空气污染不同,水的治理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起码影响三五代人的身体健康。而空气治理总有立竿见影的办法,只要行政命令一到,中国的天空就会闪现APEC蓝、奥运蓝和G20蓝。

债务危机正触发系统性风险

系统风险是什么?为何一年来从高层大员到地方九品都在嘶声竭力地强调要通过去产能、去杠杆来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简略地说,系统性风险就是全面颠覆性危机,也即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若从系统性风险深层社会结构来看,原招商银行董事长、经济学者秦晓的总结最到位,他认为中国系统风险有5大类,即高宏观债务、严重产能过剩、城市房地产泡沫以及政府的主导作用和市场脆弱功能之间的扭曲关系。

相对于此,债务风险最容易成为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张,并由此触发全局性系统风险的大爆发。

回头来看,我们之所以能够躲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当然与体制特性和当时的环境诱因攸关,但我们必须清晰看到,无论是1997年或2008年,这些危机都谈不上是所在国的系统性危机,只是局部因违背市场经济原则,形成的产业结构矛盾的爆发,虽然索罗斯钻了空子,纽约平民还发起了如火如荼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但没几年功夫,社会就归于平静,经济也恢复了元气。

如果是中国注定要来的这场危机,就决不只是“伤筋动骨100天”那么简单,必然是系统性危机,理论思想将更换概念,体制隐隐发痛的腹部,都将面临全新的手术。

这决非耸人听闻,央行原副行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就曾在多种场合下坦承,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GDP的高增长都是以超量货币持续超发来推动的,这意味着没有货币持续超发,中国经济数据就不可能如此光鲜亮丽,中国对货币超发带来的繁荣产生了极大的依赖,30年来货币总量膨胀了80多倍,是全球最大的印钞机。

货币本身并不产生财富,如果实体经济附加值不高,科研形成不了新的经济增长带,这种低层次的工业化和经济跨越式发展,就形同一场豪赌,透支的繁荣必将偿还。这是一年来央妈和发改委多次祭出明斯基、灰犀牛、黑天鹅警告的原因。

事实可能比想象的更糟,笔记在2017年度压轴文章“土地财政的困境与转型危机”一文中就特别指呈,房子的基本功能和产品属性就是安居乐业,但在土地财政的推动下,所有不动产却成为市场首选的投资、保值产品,当低层次的工业化因着科技的不举走到尽头时,资本趋利避害的本能,就会向利润更高的方向流动,央妈量化宽松的结果,并没使实业得益,反而驱使大量货币屯集到房地产业上来,形成硕大无比的经济泡沫。

曾经刚性的GDP如今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地膨大,高层不是没有警觉,也曾试图对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进行铁腕调控,只是结果尽人皆知,如2013年6月中旬,央妈稍动真格,一直爹疼娘爱,毫无抗压能力的各大国有银行,就凸显钱荒,中国银行间短期拆借利率竟然一夜飙到了25%,股市一泄千里,富豪午间打了个盹就流失几十上百亿元资金,央行迫于无奈,只得适度开闸放水。

改革开放40周年,各地政府早已深谙央妈的金融术,开闸放水时就大大方方用银行的钱,国家的钱不用白不用;紧缩时呢?政府就巧立名目,退居幕后做总导演,诸如以国投方式抵押土地肆意融资,致使各地债务急剧膨胀。据央妈公布,短短数年时间里,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就从60万亿上升到近180万亿以上,居世界第一。而这一时期地方政府、国企的债务规模也已达180万亿元左右,仅2015年中国非金融部门的债务就达到了GDP的2.6倍。

据瑞银估算,中国政府为了支撑经济增长,决策层将2016年全年新增信贷目标从上一年度的18万亿元提高至23万亿元,2017年度又稳中有升,按此速度,预计到2020年债务占GDP的比重就将超过3倍。

这既是骑虎难下却又不得不偏向虎山行,危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正在快速积蓄喷薄而出的能量,如果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带进行高压缓释,一场系统性风险注定难免。

像李嘉诚和王健林这样的老滑头才是真正明白人,大肆举资外逃,本质是规避国内产业日益临近的飓风,经济学的王道就是如此:那里有利润,哪里就是资本的祖国!

中美贸易仗已无法规避

2018年中国经济将更为错综复杂,除了传统积累不化且可能从量变到质变的内在矛盾外,今年是特朗普反全球化元年,美国保守主义经济的兴起和减税时代的到来,可能会对中国外向型经济致命一击。

就像当年对汽车时代的到来毫无准备一样,今天的中国,要从外向型经济转向内在消费为主体的新经济形式,至少近几年是决无任何可能,因为中国百姓的担子被住房、医疗和教育三座大山压瘪后,又被各样的通胀二次榨取,这就是经济学家周其仁所说的“通胀税”。绝大多数百姓囊中羞涩,要么是月光族、啃老族,要么被逼为各样的车奴、房奴……而真正的有钱人,差不多都在规划移民计划,并穷尽手段将钱转移到法制更完善、市场更稳、生态更美的欧美社会。

这也是特朗普注定要失望的地方,特朗普竞选总统时,几乎是靠骂中国来抬高自己人气的——中国巨额的贸易顺差,狡黠的汇率体制和对知识产权的侵权问题,激发了美国人普遍的关注,特朗普承诺,一俟上台,必将祭出公义之剑,讨要回美国想要的公道。

但答卷着实不令人满意,虽然中国当局去年11月在特朗普访华时,以举国体制之力,给足特朗普面子——签下人类历史以来最大的贸易大单,总计2535亿美元,但随后美国商务部丢给总统一份中美贸易清单,特朗普顿感面子搁不住了。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1-6 月,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 2891.5 亿美元,增长 9.8%。其中,美国对中国出口仅592.4 亿美元,仅占美国全球出口总额的7.8%;美国从中国进口2299.1亿美元,增长 8.4%,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0.3%,仅仅半年时间,美方贸易逆差就高达1706.7 亿美元,增长了6.1%。

也即是说,特朗普承诺平衡中美贸易的竞选诺言,在铁打的事实面前打了水漂,不但没有平衡,而且贸易逆差继续在他期任内扩大,甚至比奥巴马时代的逆差更大了。

马太福音说财宝在哪里,你的心就在那里;马太效应则显明强者逾强,弱者更弱。前者是基督教福音的伦理学,后者则是经济的普遍现象。在国家关系上,特朗普和他的国家都中了套;而在个人与国家关系上,中套的却是中国毫无消费能力的D端人口,他们是国家与企业主密集的劳动红利,微薄的薪水(相当于美国工人的1/8)经层层盘剥后,根本撑不起美国平衡贸易的出口奢望。

你很快就看见美国出手了,继日本和欧盟后,美国宣布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国家地位,旋即又对中国多项所谓过剩产能发起反倾销贸易调查,而且,在朝鲜问题得到中国确切保证后,有迹象表明今年2-3月份,特朗普将率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CEO内阁,对中国发起一轮带惩罚的贸易战,这将是打向中国的一记有力的左勾拳。

更为糟糕的是,从中长远来看,美国明年正式启动实施的减税政策,无疑将在世界资本市场上掀起一轮吸盘效应,必将加快中国资本外逃和人民币贬值的步伐,在中国人口红利“竭泽而渔”后,将凸显美国土地、石油、电力、物流、税收和制度的优势,加上美国又处在世界科技研发的金字塔尖,中国产业竞争优势将消失殆尽,国内制造业的再次转移势成必然,这是一记打向中国的更为有力的右勾拳!

事实上,这40多年来,美国才是中国经济的底盘,欧洲是中国经济的副驾,这是一个铁定的事实,国内爱国主义者愤青们没看到这点,实在民族主义鸡血下的悲哀,离开欧美互相效力下的中国经济,既无法兼济天下,更不可能独善其身。

如此,腹背受敌,内外受困的中国会选择以什么方式来应对这场一触即发的贸易战?火星撞地球还是退避三舍?度义而后动,确实值得各方好好权衡积弊关系。但不管怎样,这些困境中的磨砺总归是好事,它将促使中国不断反省并认清自我,向真正的市场经济全面转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张国庆:2018年——中国经济三重危机迎面赴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