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开篇要说的是,本文不涉及体制和政治方面的分析研判,不是因为存有某种疑虑,乃是前期所发的系列经济类文章中,这两方面的陈述和分析都已够大胆也十分透彻,不需再费笔墨巧舌如簧。本文只关注当下一个喜大奔普的热点事件,就是由官媒整齐划一地宣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另一个经济超级大国……

我会以翔实的数据说明,这的确是个错觉,如同悬空的圣殿!

这条热榜信息来自于本月16日各大官媒和门户网站,大意是说,依据美国华盛顿邮报和日本瑞惠银行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零售额可能达到5.8万亿美元,预计将与美国持平,甚至超过美国。受这一消息的鼓励,官媒甚为感叹:这将是有史以来的首次,也是中国成为另一个经济超级大国的标志。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这似乎是在说,中国已经成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经济超级大国。

不可否认,零售额是衡量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指标,2018年超越美国也可能会成为事实。中国经历40年改革开放后,经济规模已今非昔比,碗里有饭锅里有肉,相对于大多数人家来讲,已不至缺乏。现在到未来,是深化改革,特别是通过结构性改革来稳定经济成果,进而完成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但经济超级大国梦似乎做得过早了些,我们要清醒、真切地看到,中国市场经济的国家地位迄今都没获得国际社会承认,人民币还只是区域性货币的当下,经济超级大国也只能是望梅止渴般的慰藉,远未到弹冠相庆的时刻!

与这则不明觉厉的喜讯相辅相存的是一篇高调笑美帝的财经文章,大意是说,美国消费者已经完全没钱了——据美方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虽然2017年12月份美国零售额继续增长,这已经是连续第六个月攀升,但美国当月销售额并没有达到预期,环比增速放缓至0.3%。国内主流媒体乃至一些经济学人据此判断,美国零售业此前的消费增长,只能由债务推动。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美国每一点缺失,都会成为中国社会兴奋不已的诱因,这其实有点小人得志的意味,算不算国家精致利已主义?事实上,吹尽黄沙始见金,今日美国,早已从2007年的金融危机中稳步走出,而当今中国,却正面临类似于2007年美国那样的危机。

这绝非危言耸听,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前夕,美国居民债务占可支配收入比重大约在120%左右,而此项指标,中国居民已从2007年的不足35%,上腾至目前的90%,上升了近2.6倍。你可能会兴奋于我们仍有30%左右的调控空间,这会给中国政府足够的时间进行经济研判和策略调整,不至使摇摇欲坠的经济步入危机深渊。

这可能源于你对中美金融特性和两国公民融资渠道和融资方式缺乏起码的了解,美国金融业衍生产品很多,美国人早已习惯从银行渠道贷款消费;而中国人更喜欢从亲戚、朋友、民间借贷甚至地下钱庄攫取资金,而这一范畴,中国银行根本没法监测,更无法掌控,也即是说,如果把这些融资加入到中国居民杠杆率中去,中国居民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就可能接近甚至超过120%,尤其在中D端人口、月光族、房奴群中更是如此。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从东方财富Choice发布的数据来看,2007年至2017年短短十年间,中国居民人民币贷款从最初不足4万亿元,猛窜至36.4万亿元,上升了9倍多,从央行公布的居民净存款来看,仅剩余区区26万亿元,如果把居民民间非银行借贷部份也算入其中,可能净存款的剩余几近负数了。

中国14亿人口,美国仅为3亿人口,倘若两国今年零售额持平,或者中国略有增长,超越了美国,也真不是值得夸耀的国家大事。事实上,美国人一直以来都比中国人有钱并会花钱,正如玻璃大王曹德旺呛声马云那样:中国人口基数虽然庞大无敌,但真正有消费能力的,也就2亿人,而美国却是个顶个的实用,即使是美国的D端人口,因得益于政府较高福利的补贴,消费能力也还是蛮强的。

从2015年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来看,美国人均消费支出为35525美元,而中国仅为2401美元,只相当于美国的1/14。这也难怪,2016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指数(HDI)排名,中国仅仅排列全球第90位。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即使反映在企业层面上,中国仍然不容乐观,标普之前曾预测中国企业借贷将于2014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事实上,2013年,中国企业就以14.2万亿美元的借贷,迫不及待地超过了美国企业的13.1万亿美元,冠盖全球。也许是体制使然,中国企业的负债主要集中在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国企高杠杆和过剩产能的增量,迫使中国进入“经济权威人士”所说的L型常态经济,五六年来,中国经济徘徊于漫漫旷野,至今仍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带。

美国企业比中国企业更具活力、更有钱,也是不争的事实。

本质上讲,中国真的算不上一个十分成功的国家,且以中国改革开放“跨越式发展”这30来看,中国经济的成绩单也并非独傲全球。中国在1978年-2008年的黄金30年(泡沫较少),经济规模扩大了47倍;而日本在1946年-1976年经济全盛上升期,经济规模却扩大了55倍;有亚洲“四小虎”之称的韩国,更是在1962年-1989年(27年)间,经济规模扩张了惊人的100多倍,并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一跃成为世界发达国家俱乐部金牌成员。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复旦大学教授,长江学者康世平认为:只有当中国人均GDP占到美国6成时,得益于中国人口庞大的基数,中国综合国力才可能真正赶超过美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超级大国。但是,即使中国以韩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前行,大约还需要40年的时间,中国才能实现这一伟大目标。

如此,盛世也好,经济超级大国也罢,这些镀金的荣耀对中国并没有实际意义,反倒是危机四伏的金融市场,超高成本的社会维稳、无处不在的腐败,未富先衰的人口和从政府、企业到居民业已形成的债务高杠杆,随时会引发明斯基时刻的来到,那时,那头看上去憨厚、蠢笨的灰犀牛,雷霆万钧,瞬息万变,那锐利无比的角,必将把整个中国社会搅得天翻地覆。

虚空的虚空,凡是都是虚空,那时悬空的圣殿,必如樯倾楫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张国庆:中国经济超级大国是镀金的悬空圣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