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杜耀明:凭专业介入时局 用见识捍卫香港

新年伊始,理该万象更新,但香港政治阴霾满布,礼崩乐坏,关切香港核心价值日渐下沉的香港人,眼见政权步步进迫,心急如焚,又苦无妙计扭转劣势,难免自怨自艾,不知所措。

但悲观不等于绝望。前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Philip Dykes)经歴丧女之痛,坚持东山再起,为守护法律专业,联同香港大学前法律学院院长陈文敏等共六人,参选大律师公会主席和执委职位,实在是值得敬佩。他们挺身而出,除可推动大律师更积极回应法治和司法独立的议题,更以身作则以专业知识介入时局。他们清楚示范,当大家饱受歪风吹袭之际,尽管难过,仍可选择不放弃,在力可能及之内,挽狂澜于既倒。

近年来,政治权力冲击法治,浪接一浪。政府对前特首梁振英收受UGL近五千万港元利益可以不调查,但可以未经法庭审讯便褫夺立法会候选人资格。接著人大释法取消六名立法会议员当选资格、律政司司长一力主张覆核社运人士刑期、上诉庭法官以严刑重判社运人士入狱,以至《国歌法》立法传出有追溯力、“一地两检”欠缺法律依据等等,纷纷扰扰,法治底线不断下移。

社会大众发觉法治变色,政府走向威权管治,自然心感不妙,却碍于欠缺专业认识,不知从何说起,总希望业界精英以其专业知识,主持公道,为社会把脉,为公众发声,而大律师公会当然责无旁贷。

奈何过去一年,大律师公会看来没有急市民所急,例如“一地两检”法理何在,公会一直温温吞吞,一派客观中立,不置可否。堂堂大律师公会主席会见京官,不但没有公开痛陈利害,以法论事,更担当传声筒,为京官向港人传话。直至近日人大常委通过“一地两检”的决定,主席和执委席位改选快来,公会才表明反对立场。

较诸九七前后,公会如今已判若两人。当年直面敏感政治议题、处事敢作敢为,赢尽市民赞誉。例如在2003年反对国家安全立法一役,公会立场坚定、为民请命据理力争,其后对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亦强烈支持,对推动社会进步贡献良多。有此光荣传统,现届领导人面对法治议题而独善其身,怎可以不汗颜吗?

再从政治影响力看,大律师公会向来是意见领袖,不可自废武功。该会虽然是法律专业团体,所代表的大律师人数不外千多人,但由于领导者多是法律界翘楚,学识多,信誉好之外,更独立于不同政治党派,建制派不可乱贴政治标签,因人废言。因此,过去在法治以至相关政治议题,如何谓普选、言论自由的尺度、人权保障的界綫等,经过大律师公会的表态、解说和论辩,大大有助纠正歪论,形成社会共识。当局亦不能等闲视之,不同政治力量亦以公会为拉拢对象。

无疑,今天的执政者恃权傲物,横冲直撞,但即使强权盖过真理,也不能任其胡说八道。大律师公会正好可以其专业厘清真相,揭露当权者指鹿为马,以其权威拨乱反正,制止歪理横行,也以其社会信誉凝聚共识,表达异议。政权即使继续照本宣科,推行“一地两检”,不过是赤裸裸的权力在说话,而一个只有权力没有道理的政府,只可凭威迫和利诱争取认同,其统治的正当性注定沉疴不止。

如此类推,由法治到新闻自由,由教育到城市规划,以至其他领域,当更多专业人士挺身而出,更多专业团体清心直说,有意识有组织去捍卫核心价值,以至再进一步,把专业见识带到社会,同时连结其他志同道合的团体,共同谱写社会蓝图,展示摆脱现状的可能性,威权管治将灰头土脸面目无光,只剩残留的躯壳,等待时日的淘汰。


文章来源:RFA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杜耀明:凭专业介入时局 用见识捍卫香港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