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平:抗拒社会主义改造 默而死鸣而生

香港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指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一地两检的决定是落实执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也「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其实,中共连番释法立法,改造香港的管治模式,政治背景类似1950年代废弃宪法、推行三大社会主义改造。面对这种系统性的力量碾压,港人零碎的抗争显得无力无奈,但是,默而死、鸣而生,港人要争取国际社会声援、要抗拒社会主义改造,就必须延续舆论抗争、议会抗争、街头抗争并行的传统,莫让中港权贵看笑话。
抗争未触制度改变 力量被消耗
律师公会的声明,驳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法理荒谬,有助市民和国际社会看清楚中共「朕即是法」的心态和玩弄以法治港的无耻。但是,不只中港政府装聋扮哑未予响应,连市民也多继续沉默,不少人对参与元旦游行态度犹豫,哀莫大于心死的疲态毕露。
相对于港人的一事一抗争,不能触发制度的改变,抗争热情、力量被消耗殆尽,中共对在香港推行社会主义改造显然是有系统的筹划和运作,从控制媒体、网站引导舆论,到阉割立法会制衡能力,由此形成名为行政主导、实为党领导一切的基础;从改造《基本法》着手改造香港法例和司法制度,到公然倡导学习中共十九大报告着手改造特首及高官,由此形成司法配合行政、行政服从党委的管治体系;从京官港官分唱红脸白脸,到收起爱党爱港组织,由此形成粉饰修补社会撕裂、碾压抗争的力量。
可以说,一地两检的立法模式只是中共夺取香港全面管治权的一环,类似霸王强上弓的事例,前已有特首普选的五部曲、针对议员宣誓的释法,后将有《国歌法》本地立法、《基本法》23条立法。
中共如此改造《基本法》、改造香港管治制度和管治队伍,堪比当年废弃第一部宪法,推行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三大社会主义改造。1954年,中共制订第一部宪法后,毛泽东曾表示,这是一部过渡时期的宪法,可以管15年左右。但社改完成后,中共认定已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1957年就废弃了宪法,转而发起反右斗争。
当年社改有荣毅仁 如今有林郑
中共原本承诺一国两制实行50年,但《基本法》实施20年已被改致面目皆非。如今,随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列入中共党章,明年还将列入宪法,香港的社会主义改造或许将成其标志。所不同的,一是当年社改目标是实现生产数据公有制,如今香港社改目标名义上是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实际上是要方便中共权贵瓜分香港的政经利益。二是当年社改中,红色资本家荣毅仁把家族商业帝国的财产全部交给中共,保住了家族荣耀、赢得党旗盖棺,如今香港社改制造了梁振英、林郑月娥这样的红色政治家,日后同样可以党旗盖棺。
中共曾得意洋洋地宣称,历史上社会制度的更替都是通过暴力斗争实现的,而三大社改是通过合作、赎买的和平方式实现的,更重要的经验在于制度的改造与人的改造相结合。这个经验正在香港运用,改造《基本法》、改造香港的立法制度和司法制度,改造林郑月娥、袁国强这样的高官,必将成为中共标榜的香港社改的成功经验。
古人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对今日香港而言,如果听任中共肆无忌惮地释法、立法,听任中共在香港推行社会主义改造,听任中共权贵掠夺香港的政治经济利益,不要说对不起下一代,恐怕我们这一代就要身受其害。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李平:抗拒社会主义改造 默而死鸣而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