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四集:国民党成立大会与国民党的“左”


1912年8月25日,南北和议已成,同盟会领导人认为宪政之局既定,唯求运用于现实,希望改组同盟会,去掉暴力革命与祕密结社的色彩,化为正规现代政党,与社会接近,争取民众,多得选票。故将 中国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在北京召开成立大会,会场地点虎坊桥湖广会馆剧场。此次改组更动同盟会宗旨,将原本“本会以巩固中华民国,实行民生主义为宗旨”,改为国民党党章的“巩固共和,实行平民政治”,删除“民生主义”,旧日同志多为不喜,孙中山亦不愿意。加之其他一些原因,同盟会内部争执较大,大会之前即有人蓄意砸场闹 会。成立大会原定京沪两地同时举行,沪会因分歧不和而散,京会则因孙中山、黄克强两位重要人物出席坐镇,而得终局。除了删除“民生主义”引发分歧,还有一大斗争焦点,即同盟会原吸收女同志入会,这次出于拉选票的现实考虑(参加普选者绝大多数为男性),加上其他方面的形势,国民党新党章规定不收女党员。北京成立大会上,当场就有女同志唐群英、沉佩贞、伍崇敏等 起而质问,直奔主席台向宋教仁寻殴,闹得几乎不可开交。如果不是孙中山在台上讲话,反对者就要砸场了,不得已,只好有劳总理挥汗“弹压”。大会从早晨八时开幕,到勉强散票选举, 再将选票收齐,已近天黑,开了整整一天,十分艰难。刚刚起步的民主,从同盟会到国民党的转型,第一批民国政治精英,“实习“得相当不易,还是得靠孙中山的“人治”。
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四集:国民党成立大会与国民党的“左”
1930年4月,南京立法院召开第二次全国教育会议。一次聚餐会上,国民党元老、立法院长胡汉民向众人提出三个问题,要求与会者发表意见。第一、要不要姓?若要,从父姓还是从母姓?第二、要不要婚姻?若要,早婚或晚婚有无限制?第三、要不要家庭?若要,大家庭还是小家庭好? 不料,出席该会的蔡元培一本正经回答:第一、不要姓,用父姓不公道,用母姓也不妥当,可设法用别 的符号代替。第二、不要婚姻。在理想的新村裡,有一人独宿或两人同寝的房间。当两人要同居时,须先经医生检查与登记日期,以便确 认生出子女的归属。第三、不要家庭。不得已而思其次,小家庭比大家庭好。从思想根源上,胡汉民之所以会提出三个比共产主义还要共产主义的问号,显然来自辛亥以后流播甚广的无政府主义思潮― 怀疑一切现实既成,追求绝对自由,标榜澈底解放。对一切传统与现实取 绝对否定之态,乃所有「左稚」之通弊。在大变革时代涌现这样那样 枝枝杈杈的左倾偏差,亦不奇怪。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四集:国民党成立大会与国民党的“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