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安徽肥东政府取缔基督教聚会点

安徽肥东政府取缔基督教聚会点
合肥肥东宗教人员取缔家庭聚会点
(图:肥东统战)

(安徽合肥-12月1日)安徽合肥市肥东县桥头集镇家庭聚会点被地方当局取缔,这间聚会点设在镇龙光村岗上汪村民组喻家芳的家中,规模很小,日常聚会有十多人,在11月8日,肥东县统战部的全县开展综治工作大排查活动中遭当局取缔。

按照肥东统战官网报道:11月8日下午,桥头集镇宗教办会同综治办、派出所上门取缔,依据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第三条、第六十九条的相关规定,收缴了基督教书籍和设施,对喻家芳进行口头政策宣传和教育,责令立即解散聚会点,并告知将视情节由派出所作出进一步处理。

基督教于清朝光绪年间传入肥东县,最古老的莲园教堂建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该聚会点遭打压是中国官方取缔私设基督教聚会点的统一部署的一部分。

传统聚会点通常是家庭教会的一部分,也时亦称这些聚会点为家庭教会。家庭聚会不限于家庭教会,官方教会也有类似做法。家庭聚会点在地缘上对许多信众参加信仰活动更为便利。

安徽肥东政府取缔基督教聚会点
肥东桥头集镇家庭聚会点
(图:肥东统战)

国内外学界、宗教界、新闻媒体对家庭教会的理解基本接近: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与中国基督教官方教会(有时称“三自”教会,指得到中国政府承认的基督教会)没有紧密关系的基督教组织,皆可视为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或聚会点在法理上受到中国宪法保护,中国政府不能将所有家庭教会一致性列为邪教组织的原因大概与此有关。这并不意味中国政府遵守了宪法,在具体到有违宪法的宗教政策实施时,家庭教会信仰团体常遭到打压,甚至出现被扭曲定性为“邪教”组织。然而,中国政府的打压基本失灵,中国基督徒的增长令人瞩目,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家庭聚会点在八十年代及其后相当一段时期获得当局一定程度的容忍,即使许多信徒从官方教会中分离出来,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空间。家庭教会对“三自”教会的抵触是认为他们背道,配合政府统战。从分离本质上看,三自因素仍是比较表面的中间媒介,中共组织才是主谋。政府将教会的互相隔绝视为有效瓦解的成就。

安徽肥东政府取缔基督教聚会点
肥东宗教人员对信徒进行洗脑
(图:肥东统战)

客观的说,官方教会对家庭聚会点的存在基本持开放与肯定态度,某些地区则有例外,显而易见,若干官方教会配合地方政府打压家庭教会的做法有违基督信仰。原中华圣公宗丁光训主教(官方教会的重要代表人物)并非一味排挤家庭聚会,在1980 年接受香港基督教杂志《桥》的采访时,丁关训表示家庭崇拜在基督徒信仰生活中的重要意义。

他说:“在家庭聚会、读经、祷告,是中国教会的一个传统。过去礼拜堂很多的时候,许多信徒除了到礼拜堂做礼拜之外,也喜欢在家庭里聚会。我小时候,我的母亲每周一次请亲友邻居来家聚会。”

然而,丁光训主教的表态正值中国相对开放时期,难以完全扭转中国政府对家庭教会的偏见。尽管不是所有的家庭教会或聚会点全部被打压或取缔,但家庭教会在法律上一直处于“灰黑”地带,在政治主导的宗教政策实施中,往往是粗暴政策及实施的受害者。

维护中国教会及基督徒的信仰权益是对华援助协会的使命所在。本协会谴责中国各级政府在各地“取缔私设基督教聚会点”,并因此制定一套“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方案”的周密打压部署,督促中国政府听懂国际社会的呼吁,保护中国公民的信仰自由合乎中国本国宪法,履行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的权利承诺,违宪打压只会积蓄上帝的愤怒,最终招惹不可逆的灾难。

参考来源:
桥头集镇依法取缔基督教私设聚会点
基督教私设聚会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方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安徽肥东政府取缔基督教聚会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