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笑蜀:美好政治:许志永和王功权的中国梦

文/笑蜀

2007 年,许志永写了篇文章,题作《政治应当是美好的》。次年公盟年会上,他的演讲标题,仍叫做《美好的政治》;2009 年他谈自己对奥巴马演说的观感,标题是《政治可以是美好的》。今年 7 月被捕之前,他在跟北京警方负责人谈话时, 依旧大谈特谈“美好的政治”。

美好政治,这个许氏政治词典中频率最高的词汇,可以说是许志永的最大追求。 而在这点上,王功权跟他完全同调。他俩身份不同,一个商人一个学者,但他们 同样理想主义,同样唯美而浪漫。

正是基于这点,他们对中国传统的政治很不屑。在他们看来,中国传统的政治“几 乎成了阴谋诡计不择手段的代名词。”这是政治的悲哀,更是中国人的悲哀。传 统政治的另一重原罪则是暴力,“政权更替常常伴随着‘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 鸣’的惨烈,人民在巨大的灾变面前像蝼蚁一样无声无息。”即便人类已经跨入 现代文明之后,中国传统政治这血腥的一面也没有多少改变,“没有多少人相信 美好的宪政规则,一番争吵怀疑之后还是各自拿起了刀枪,最终胜利的是最不讲 道德最没有底线的统治者。”

告别政治的原罪,即告别阴谋与暴力,再造人性而阳光的新政治,就成了王功权 和许志永的共同目标。为着这个共同的目标,他们走到一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新政治,只能是公民的大政治。不同于政客的小政治,公民 的大政治是社会本位而不是政权本位,是权利本位而不是权力本位,服务于公共 利益而不是服务于某个山头。所以它不需要走打倒、推翻、砸烂的老套路,不需 要重复历史的周期率。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功权反复强调,他反对革命。因为在他看来,辛亥革命而 外,中国历史上所有革命都仅仅以政权为目标,把政权当产业,都属于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的传统革命。如果今天还执着于传统的革命,仇恨和暴戾的堰塞湖一旦 引爆,整个民族就又要陷入丛林之战,则所谓和平转型,所谓最小成本都无从谈 起,这将是整个民族的悲剧,没有赢家。作为和平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的王功权, 对此当然不能接受。

在王功权和许志永看来,中国必须改变,这没什么可商量。但同样没什么可商量 的是,必须对传统的改变进行彻底的改变,必须与传统的改变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才可能有全新的改变。必须反对革命——反对传统的革命,才有真革命——符合 现代文明标准的革命。他们毫不掩饰自己对政治的兴趣,但他们耻于与旧政治为 伍,害怕旧政治脏了自己的手。只有新政治,即公民的大政治,才符合他们对阳 光人格的追求,才符合他们对美好政治的向往。

便有了新公民运动。什么叫新公民运动?一句话概括即是,以争取公民权利为主 题的社会运动。它不是你死我活的决斗,而是致力于公民和公民社会的自我成长。 通过自我成长壮大体制外的健康力量,即王功权强调的“建设性的反对派”,造 成不可抗拒的社会压力,倒逼体制内的分化,在体制内外合力推动之下促成和平 转型,从而把转型成本控制在最小范围。

对此,新公民运动的历史性文献《公民承诺》有清晰阐述:“我们本来就是公民, 可现实中大部分人没把自己当公民,也没有认真做公民,我们不需要改变自己的 身份,不需要建立新的组织、团体,只要把公民身份当真,珍惜和践行公民权利, 我们就在臣民社会中站出来了。”新公民运动就是团结起来做公民,互相监督, 互相激励。无纲领,有共识;无中心,有默契;无组织,有合作;自愿自发多元 推进,最终殊途同归。

根据许志永的归纳,新公民运动的具体内容大致三个方面,首先是履行公民责任, 因为“责任是公民的起点。”在此基础上,追求自由权利即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 其次是追求公义,跟一切不义、一切不公正抗争,“力所能及伸出援手,哪怕只 是网络围观。”再次是追求爱,“爱自己,远离肮脏潜规则,清白坦荡为人处世; 爱亲人,尽家庭社会责任;爱不幸的弱者,感恩他们受苦的担当;爱陌生人,放 下无知的误解和敌意。”总之,爱每个人,包括爱“那些陷于隔离、恐惧、仇恨 不可自拔的专制者。”最终在自由、公义、爱的基础上,“重建我们的社会”。

通过美好政治创造美好社会,这就是王功权和许志永的中国梦。这种向着美好社 会的美好政治,是政治但不是只有政治,也不是政治最大。它是以悲悯为前提的 人道的政治,以公义为前提的道德的政治,保卫每个人的自由和尊严的爱的政治。 超越了仇恨,超越了个人功利,超越了狭隘的意识形态。这样的新政治,中国三 千年历史上未有之。它实际上是王功权和许志永、是所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用 脚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的精神险途,开拓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新边疆。

美好政治,浪漫而唯美,多情而诗意,确实是一个玫瑰色的梦,一个玫瑰色的中 国梦。我不敢担保,它会完全实现。但不能因为不能完全实现,就不去想;不能 因为不能完全实现,就没有价值。三千年了,中国人都在传统政治的猪圈里打转, 动不动伏尸千里流血漂杵,要么成王要么败寇,要么为主要么为奴。政治就是脏 就是丑就是罪恶的代名词。难道,今天我们还没有厌倦?不一定能够去到天堂, 但总不应该停留于猪圈。取法乎上得其中,向着美好政治,回归正常世界,这总 值得我们追求吧?又何罪之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笑蜀:美好政治:许志永和王功权的中国梦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