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孟晗: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

“12.3”劳工案最后一个劳工维权人孟晗将于2016年11月3日至4日上午九时在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二庭审理。请关注这个毫无正义的审判!

孟晗,原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保安,2013年与11名医院保安维权而被控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拒绝庭审认罪的孟晗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出狱后的孟晗开始全身心投入为其他工友维权,利得案件便是其一。出狱时隔一年多再次被捕入狱,控以累罪。

孟晗

法庭最后陈述(2014)

尊敬的审判长及审判员:

我们是无罪的,真正有罪的是那些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肆意侵袭工人合法权益的强权。他们可以随意践踏国家法律,站在这被告席上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我们这些无辜的工人。我们在维权的路上艰难爬行,为了工人集体的诉求,二次省政府,二次省卫生厅,三次广州中医药大学上访,六次省总工会求助。这些都发生在炽热炎炎的夏天,至今还历历在目。我们工人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有一样不能没有——那就是我们的尊严。

在长达三个月的维权过程中,为了不影响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为了不打扰患者正常就医,我们选择天台静坐,向医院领导表达我们维权的决心。同时达成与医院领导平等对话,集体协商的目的,为此也体现我们工人文明维权,理性维权的行为,想通过这些行为让医院领导多少有些触动,尽早解决我们的问题。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者有多难,其中有位工友被抓当天,他的女儿刚刚来到人世,还有几位工友的妻子都怀有身孕,她们这个时候多麽需要丈夫的照顾。尊敬的审判长:要真判我们有罪的话,请放过其他的工人吧!为了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与即将临盆的妻子们,请允许我再次履行一个工人代表的责任,把所有的罪让我来承受,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位老工人,连体面劳动的权利也被剥夺,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

2014年的春节,没有节日的烟火,没有丰盛的筵席,更没有合家团圆的喜庆,有的只是在冰冷的监狱,以及我们对亲人的无限思念。2014年3月8日,正值三八国际妇女节,我以《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维权工人的一封信》的方式,感谢了那些关心我们的社会各界人士,同时也表达了身处社会底层的我们对司法公正的无比渴望。

新春之际,提笔之时,感慨万千,蓦然回首2013年5月20日,百名工人群情激昂,从此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烈日炎炎,工人们二次省政府,二次省卫生厅和省中医药局,三次广州中医药大学上访,六次省总工会求助。第一次省政府上访70多名工人被抓,首次与医院院长交涉又有8名工人被关押。由于公安部门的多次介入,使我们与医院方劳资问题至今没有能得到全部解决。面对医院及公安部门的强大公权力,我们工人处于完全的弱势地位。我们四处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共同选择了上天台静坐的行动。只是用此行动唤醒医院领导的良知与责任,可还是被公安部门强行拉升为刑事案件来处理。按法定程序的法定时间,我们接受了长达半年之久的煎熬与等待,我们维权的意志和决心没有被摧毁,因为我们有信念,我们知道邪不胜正的道理。我们在维权的路上艰难爬行,用工人的朴质与执着坚守着我们最后的尊严,我们拥护共产党领导,追求自由、平等与民主,反对肆意侵害工人合法权益与随意践踏国家劳动法律法规的行为。

你们还记得2013年5月12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全体维权工人大会,我有幸被选为工人代表和首席工人谈判代表。从那时起,我知道我身上的责任,我只能紧紧地和工人们团结一起,共同去面对困难。每走一步,我如履薄冰,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情伤害到工人的利益。由于我们共同的努力、抗争,有一百多名护工,担架工工人得到了赔偿,随之保安工人迎来了最严厉的报复,可至今保安工人并没有妥协。作为工人代表,我以你们为荣,你们是当今中国工人的骄傲。

如今我们被羁押在看守所,这实际上是我们从2013年5月20日维权行动的延续。在这长达9个多月维权的日子里,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们一起走过的每一步都历历在目。我们用卑微的生命挣扎与呐喊,唤醒的是中国七亿劳动者的声音,是国家深化改革的决心。用坚持甚至悲壮演绎了一段依法维权,推进改革的历史。再次诠释了一个真理——邪永不胜正。

身陷囹圄的我们,带来的不仅是自身自由的丧失,对家庭所造成的伤害更是难以弥补。她们柔弱的肩膀肩负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委屈与愤懑只能伴随着不尽的泪水。尽管我们为深墙所隔,但我们对爱人思念却未曾中断。在与妻子的通信来往中,除了表达对她的深深思念之外,我更是由衷地感谢她为此付出的无数无眠之夜。

写给爱人的信

吾爱•燕:

谢谢你成为我的爱人、挚友、知己,让我在永恒中有一个可以等待的人,你是我的命运,我的信念,我的归宿。如今我再次遭遇思想的探索和人生的磨砺,我可以贫穷,可以孤独,可以死亡,但是不可以没有尊严,我知道结水成冰是一个痛苦而美丽的升华过程,所以我的后半生宁愿做一个有深度的灵魂,让我尊贵的老去,只要有你结伴同行。这封信是我内心的风暴,生命的风暴,它从狱中刮出,径直向你走去。

《狱中情——最后的爱》

吾爱•燕: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原来尘世中最后的爱,竟是默默无语,不着一字,共一盏灯火,共度天阶微凉,直到地老天荒”。我还是要用这段文字作为此信的开篇,因为我想用此爱的境界做我情感的座右铭。

思念折叠在心里,相思书写在纸上,亲爱的我们不是生来要过这种生活的,分离的痛苦是神对我的惩罚,让我的良心每日都在文火的煎熬中度过…….

《花城之恋——最后的情书》

吾爱•燕:

情人节,元宵节双双即至,想到了鲜花与汤圆,引发了我内心的不安,宁静的等待中多了一丝丝牵挂,我的爱人你好吗?没有鲜花的情人节,你心情如何?看守所冰冷的夜晚,只有我心里有许多回味的暖意,重庆解放碑的雨花雪,街头的热面馆,还有娇滴滴的郁金香,你要不释手,童贞般忘情的愉悦,这美好的回忆,让监仓的隔壁都有了生命的节奏,纵使我情有所依,心绪渐好。

当一切重归平静,当我们回首狱中的点点滴滴,其中的苦难自是难以书尽。狱中的另外一个世界是冰冷的、黑暗的,但它与外面的世界一样,同样充斥着权力、金钱与暴力。所不同的是,其中的无力者被压榨得更加的赤裸裸。这些苦难的遭遇以及对家人的深深愧疚,也许磨灭了我们其中部分人的抗争意志,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却更加弥足深厚。虽然我们被零散地隔离分配在不同的监仓,但是每次换仓之时,我们都会主动询问新来的狱友关于其他兄弟们的近况。这一堵冰凉的墙壁,丝毫未能阻隔我们彼此间的牵挂。

对于这起“建国以来首次大规模逮捕起诉维权工人”的工人维权事件,律师团队与劳工NGO在司法辩护与家属跟进等援助工作中,已是倾尽所能。独撑家庭重负的妻子或女友,在继续坚强生活的背后,却满是无法抑制的心酸泪和思断肠。可曾知晓,在漫长的煎熬当中,我们底层弱势群体尝尽了百般滋味。既有孕妻喜添新丁,襁褓幼婴日益茁壮,也有在看守所中忍受着至亲病逝的凄凉。其中的苦难与抗争正如第一期行动简讯中所言:医人之人,却无医可医,何其可悲?!是人性的扭曲,还是社会的罪恶?身处最底层的我们,希求在维护合法权益的荆棘之路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不为其他,只为那被“居高堂者”肆意践踏的尊严!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人首席谈判代表:孟晗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孟晗: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